自家俱乐部批评不得?博班胜诉令人鼓舞

正文:

AC米兰前球星、克罗地亚人博班在2020年末等来了一个利于自己的好消息:米兰地方法院判决,今年3月AC米兰解雇博班并非正当理由,因此需要向博班赔偿537万欧元。

博班被解约的过程,此前我们已经做过很多报道,这里不再重复。AC米兰对他进行解约的直接原因,是博班违规接受《米兰体育报》采访,批评加齐迪斯“行事并非米兰风格”,并为尽职尽责的皮奥利喊冤。

AC米兰毫无疑问将进行上诉。此类官司往往耗时较长,暂时尚无法预测最终结果。不过米兰法院的判决却给了足球界一个提示:雇员在多大程度上拥有言论自由?

现在的职业足球世界,无论教练还是球员,无论在职或者被移除职位,都必须遵守一个职业规范:接受采访必须获得俱乐部的同意。

但需要注意:这样的规范是一定会造成利益冲突的。

因为无论是教练、球员或任职管理层的前球星,他们和俱乐部的合同关系都涉及到俱乐部对他们个人形象的利用,但雇佣关系并不意味着足球雇员的个人形象是100%屈从于俱乐部的。试想,如果一个俱乐部的经营管理刻意排挤、针对某个球星,为了维护个人价值,这个球星难道只能彻底沉默?

所以在足球世界里,各种违规或擦边球的现象都是存在的。例如本赛季发生的西班牙球员路易斯·阿尔韦托批评拉齐奥管理层的案例。

当时拉齐奥主席洛蒂托正在炫耀他为俱乐部搞了一个专机(实际上这个飞机的适用年龄已经超过30年),阿尔韦托在社交网络上讽刺说,真希望也有人为球队考虑考虑,实际上是侧面透露了拉齐奥的欠薪问题。

洛蒂托勃然大怒,立即对阿尔韦托进行罚款和内部停赛。但球队领队佩鲁齐坚决不同意这个做法,一度离开球队表示抗议。佩鲁齐之后是被洛蒂托好说歹说劝了回去,这里也可以看到意大利老国门对球员言论自由的维护态度:欠薪是事实,也确实损害了球员利益,难道半点发表意见的空间也没有?

绕开俱乐部新闻办的发言方式五花八门。例如萨里上赛季从尤文图斯下课之后,《米兰体育报》和《晚邮报》都刊登过一种古怪的文章,看上去像是萨里把类似的话告诉过自己的密友,或者是报纸在尤文图斯更衣室安装了窃听器,外界想要了解的萨里问题,例如他和C罗的关系,他和布冯等老臣的关系,各种细节应有尽有。

这实际上是萨里私下接受了这些媒体的采访,但是由于报纸没有说是对萨里本人的采访,也没有引用原话,全是叙述体,看上去甚至有点道听途说,但作者对内容又无比确信。用这种方式,萨里躲开了尤文图斯的处罚或者官司,但又成功地为自己进行了辩难。

博班的官司核心之处在于:到底一个雇员违规接受媒体采访、对俱乐部管理进行批评,是一个多大的错误?雇主可以按照内部规定对其进行罚款等处罚,但雇主是否因此就具备充足的理由与其解约?

事实是,博班的批评更多集中于首席执行官加齐迪斯本人,他的论点“行事并非米兰风格”出发点是在维护AC米兰,而不是损害AC米兰。至于这样的采访是否给AC米兰的形象带来了巨大损失,这是绝对无法量化评价的,甚至是否有损失都难说。加齐迪斯之后不也放弃了他原定邀请的朗尼克?

在资本无限庞大、个体无限渺小的职业世界里,这个官司判决或许是令人感到一些鼓舞的。

posted @ 21-01-04 06:52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
powered by 淄博市跑猫能源企业 @2014

Powered by 淄博市跑猫能源企业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2013-2018版权所有